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男子服药醉驾被判拘役称不知药品中含酒精

2018-10-30 12:14:16

男子服药“醉驾”被判拘役 称不知药品中含酒精

[]

药物表面并未标注酒精含量及服用方法,只是药物背面标注了酒精含量及服用方法,且字迹很小,我是2006年开始服用该药,事发前并不知道药物中含有酒精。男子陈某完全不知道自己饮酒导致醉驾的,如被他人在食物中添加了酒精又很难尝出的,可视为不具有主观故意,成年人具有完全辨认能力,服用下明确标注含酒精食品、饮品、药品等,可视为具有主观故意。检察官丁轶鸣

新京报讯中午喝了含40%酒精成分的药液200ml,晚上撞车后被检测到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03.2mg/100ml。近日海淀法院、北京一中院两审均认定男子陈某构成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一个月零六天。昨日,陈某表示将提出申诉。

男子撞车后被测出醉驾

案发前,28岁的广东籍男子陈某是北京一家商贸有限公司的司机。据他回忆,2011年11月26日晚上,他跟七八个退伍战友一起吃饭,席间其他人喝了酒,但因为他是司机,所以滴酒不沾。吃完饭后他就驾车回单位,结果在当日23时许行驶到海淀区建材城西路时因为前方一辆车急刹车,导致他躲闪不及撞上了隔离带。

根据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发生事故后他慌忙打叫同事过来,同事赶到后先报警,其随后也拨打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处理。

结果警方赶到现场后,对陈某进行了呼气式酒精检测,发现为122mg/100ml。次日零时52分,医务人员又抽取陈某的静脉血留存,经北京市公安交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陈某的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03.2mg/100ml,超过国家规定的醉酒标准(80mg/100ml)。

本案被移送海淀检察院,承办检察官丁轶鸣发现陈某始终坚持自己没喝酒,当时跟陈某一起吃饭的战友也出具证言证实他并没喝酒,于是他将此案退回公安机关,公安机关于2011年12月31日为陈某办理取保候审。

“我要是醉驾的话,我会自己报警吗?”陈某辩解道,2006年他在湖南一家医院检查时,发现患上了雷诺氏综合征(新陈代谢缓慢),一到天冷就手脚冰凉、部分关节变形。为缓解症状,医生给他开了舒筋活络液,让他在天冷时适当服用,之后他一遇到不舒服就到药店买该药液。案发当天他除了正常饮食外,还在中午服用了200毫升左右的舒筋活络液。

对此,丁轶鸣检察官让陈某提供舒筋活络液的样本,结果就在这种药品的包装上发现这种药的主要成分中包含白酒,并且明确注明了酒精含量为40%,已经高于普通的低度白酒。

检方认为,陈某应当明知该药物含有酒精,饮用后会受酒精影响,故其饮用后驾驶机动车的行为应当予以处罚。今年1月12日,海淀检察院对涉嫌危险驾驶罪的陈某提起公诉。

案件审理期间,北京市北回归线律师事务所律师陈亚楠为陈某做了无罪辩护。她提出,陈某在案发当天并未喝酒,也不知道其饮用的药品中含有酒精,主观上没有醉酒驾驶的故意。

对此,法院认为陈某既然从2006年就开始服用该药物,对药物中含有酒精成分应为明知,而且法律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即构成危险驾驶罪,案发时药物足以导致陈某达到醉酒状态,所以还是认定其构成了犯罪。

不过考虑到他能主动投案、如实供述,构成了自首故判处拘役一个月零六天,罚金人民币1000元。

“药物表面并未标注酒精含量及服用方法,只是药物背面标注了酒精含量及服用方法,且字迹很小,我是2006年开始服用该药,但不是经常服用,只是冬天病发的时候偶尔服用而已。”陈某说,而且对该药物成分中含有酒精也是事发后经湖南战友邮寄了几瓶该药物过来才知道的,并非是事发前就明知,因此他已打算提出申诉。

昨晚,丁轶鸣检察官表示,虽然陈某一直说不知道含酒精,但本案在海淀法院一审开庭时当庭审判长打开过一瓶,结果当即就散发出来了很浓烈的刺激性气味,“一点不像他自己说的喝起来是甜的”。

丁轶鸣表示,对于完完全全不知道自己饮酒的,比如被他人在食品、饮料中添加了酒精又很难尝出的,可以视为不具有主观故意,但是在本案中陈某作为成年人具有完全辨认能力,其服用下明确标注了有酒精含量的食品、饮品、药品等,就可以视为具有主观故意。

新京报:你如果不服用这个药,会是什么状态?

陈某:手脚冰凉,关节发硬变形,我纯粹是出于治疗的目的才喝了,压根不知道会构成酒驾。

新京报:你开车多久了,以前喝了药也开车吗?

陈某:我2003年在部队学的开车,部队学车非常严格,2004年我拿下了驾照,在部队时驾驶就是我的本职工作,拿了本后我就没发生过一次交通事故。

新京报:案发当天,警察为什么要对你测酒精?

陈某:其实案发当天我刚来北京三天,对北京路名压根叫不上来,警察来后问我从那到那,我说不清楚,他可能觉得我语言模糊。

新京报:你当时的反应是什么?

陈某:我说这怎么可能呢?因为以前也看过报道,有人误用了含酒精的东西,所以我就说过一会儿我再吹,结果警察很快就安排了医护人员为我验血再测。

新京报:怎么看判决结果?

陈某:我真不是醉驾,我有快十年的驾龄了从来没有出过事,现在工作也丢了。

新京报:现在打算怎么办?

陈某:我就一边申诉,一边在北京找工作。从2011年出事到现在,我都快失业三年了,去找工作的时候人家一发现我有前科,连进一步面试的机会都不会给。

肾上腺皮质激素氢化可的松注射液、醋酸氢化可的松注射液(醇型)、泼尼松龙注射液(醇型)。

心血管系统用药硝酸甘油注射液、尼莫地平注射液、去乙酰毛花苷注射液、洋地黄毒苷注射液、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血塞通注射液。

呼吸系统用药盐酸溴己新注射液、盐酸溴己新葡萄糖注射液、细辛脑注射液、穿琥宁注射液。

本版采写/新京报张媛

拦污漂排
X光机
星力游戏注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