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赤峰信息港 > 体育

走尸档案 第二十四章 女尸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4:48

走尸档案 第二十四章 女尸

魏立名五人一起动手,很快将那具女尸,从海沙中拔了出来。し女尸泡在水里这么久,身上的肉居然还是软的,宛如是活人一般。几人胆子再大,看见这情况,也还是心中发毛,因此没来得及观察周边的环境,便急急忙忙拖着女尸浮上了海面。

几人露出水面,脱了潜水服,将水下的情况一说,船上的几人有多惊讶暂且不提,单说众人了解情况后,纷纷围在一起,去观察那具女尸。

众人都是搞研究的,对着一具古里古怪的尸体,虽然是一具女尸,但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忌讳,将这女尸从上到下

走尸档案  第二十四章 女尸

,从口腔到下阴,全部检查了一遍,却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女尸是什么身份?

和海蛇国先民有没有关系?

她为什么会在海底?

又为什么不腐不烂,宛如活人?

我听到此处,隐隐有个猜想,不禁道:“那具女尸,该不会,就是躺在棺材里那具女尸吧?”

魏立名道:“是她。”

我忍不住抹了把脸,觉得有些懵,道:“也就是说,你们挖出来的是一具旱魃?”

魏立名道:“是,但我们当时不知道。”

挖出那具旱魃时还是下午,太阳没有落下,因此那旱魃毫无异动,众人虽然激动,恨不得一直待在海底,把情况摸个透彻,但毕竟身体不允许,因此便只能在船上休息。

那女尸虽然是具尸体,但情形太过诡异,船上的九人,在j组织见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尸变什么的不是没见过。因而,为了防止这女尸会出现尸变一类的情况,他们弄上岸后,还特意将那女尸给五花大绑了,放在甲板上。

下午在船上煮了吃食,一直到晚上休息,都风平浪静。众人原本是白天睡觉,晚上去幽灵岛考察的,但此刻知道了海蛇国遗址的事后,就将作息时间调整了过来,晚上休息,白天下海勘察。

靠海吃海,有鱼有虾,有蟹有蛤,再加上淡水资源也充足,所以即便比原计划多耽误个十多天,也不打紧,如果能下一场雨,收集一些淡水,再待个一个月也没问题。

在海上过夜,不像我们在山里,为了防止毒虫猛兽,还得有人守夜。

将船停泊好之后,众人就可以放心的呼呼大睡。也怪这帮人没有安全意识,太过于大意,变故就在当天晚上发生了。

当年出海的时候,也是夏季,晚上十分闷热,魏立名年轻气盛,觉得休息室热,便到了船后打地铺。和他一起打地铺的,还有彩云,毕竟是情侣,独自找个僻静的地方,即使什么都不干,躺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也是一种情感交流方式。

二人躺在船上,看着星空互诉衷肠,聊感情、聊人生、聊未来、聊理想,也不知多久,迷迷糊糊便睡了过去。

白天都累了,所以二人睡的很沉,也不知多久,魏立名醒了过来。他是被热醒的,今晚的海面和平时不一样,没有凉爽的夜风,反而像是山雨欲来前一样,闷热无比。

看了看旁边的彩云,她似乎也有些热,盖在肚子上的毯子完全蹬开了,脸上也全是汗。魏立名是个疼女友的人,他自己出身不怎么样,彩云比他更先加入j组织,而且出身也好,长得又漂亮,一直对他照顾有加,魏立名打心眼里喜欢她。

眼见着对方热的满头是汗,时不时的烦躁的哼唧两声睡不安稳,魏立名想起休息室有扇子,便打算去拿扇子给彩云扇风。现代渔船的结构都差不多休息室在操控室后面,要去休息室,得从操控室进去。

一直负责开船的,是夏教授的另一个助手,姓黎,大伙儿都叫他阿黎,为人老实,不爱说话,有时候给人的感觉阴沉沉的,不太讨喜,但却是个工作狂。

因为是他负责开船,所以他一般是在操控室打地铺。进入船舱,路过操控室的大门时,魏立名突然听到,从操控室中,传来了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

那声音该怎么形容呢,有点儿像是有人在吃脆骨一类的东西,嘎嘣作响的,虽然不大,但在黑暗中,却显得分外清晰。大半夜的,船上只有一盏船灯,突然听到这种声音,也够惊悚的,魏立名脚步顿了一下,下意识的站在了操控室的门口。

这门是半掩着的,里面没有开灯,但外间的光线,微微可以透一些进去,因而可以看到个模模糊糊的轮廓。

魏立名眯着眼看,猛然发现,操控室里,竟然有一个背对着自己的背影,看样子像是蹲着的。

那一瞬间,他的反应是,阿黎怎么不睡觉?大半夜的,起来偷吃东西?难不成他带了什么零嘴上船,一个人半夜偷偷吃?要知道,在海上一个多月,吃食非常单调,零嘴这些东西,平时不觉得重要,现在却是想一想都流口水。

魏立名正觉得阿黎不厚道,竟然藏着东西自己吃,也不知道拿出来分享一下,他刚打算推门进去,突然,那个人影站了起来,紧接着就转过了身。

人影站起来的一瞬间,魏立名心里突然咯噔一下,紧接着就感觉浑身发软,心底发虚,如同直往悬崖里坠一样。

之所以会有这个反应,是因为他被吓到了。

那人影站起来的瞬间,身形完全显露出来,虽然看不清具体模样,但轮廓还能能看准的。

那轮廓,怎么看也不是粗枝大叶的阿黎有的,单薄纤瘦,显然是个女人。

这船上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彩云,可彩云在船后睡觉。

剩下的,只有一具女尸。

魏立名觉得自己的喉咙发干,如同被什么给堵住了一样,那个人影站了起来,并且转了个身,彼此间,只隔着不到五米开外的距离。

他猛地后退了一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惧感,充斥在了心间。

由于过道狭窄,因此后退时,背后一下子抵在了船上,硬邦邦的触感,让魏立名慌乱恐惧的心脏也跟着稳定下来。在离他左手边一米远的位置,就悬着一根灯绳,魏立名受不了这种黑暗了,他迅速抬手将绳子一拉,操控室里的灯猛的亮了起来。

接下来,他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那个**的女人,长发盖着大半个身体,浑身都是血,正直勾勾的盯着他。而在那女人脚边,则倒卧着一个血淋淋的人,仿佛被野兽撕咬一般,几乎惨不忍睹。

灯光打开的瞬间,船舱里突然起了一股暗风,也就是俗称的旋儿风,一下子就将半掩的门给冲开了,浓烈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魏立名在看清眼前情景的那一刻下意识的要大叫,然而,没等他叫出声,喉咙却仿佛被掐住了一样,一点儿声音都冒不出来了。

那女人的眼睛,几乎没有眼白,和那双动物一样的黑瞳对视着,相当的恐怖。那双眼睛便如同一对深深的漩涡,带着某种奇特的力量,让魏立名连动一下都不行,而此时,那张沾满血的女人脸,离魏立名,仅仅隔着几厘米,甚至鼻尖挨着鼻尖,那种冰凉冰凉的感觉,让人难以忘却。

整个过程非常短暂,几乎没有发出大的声音,所以整艘船还是异常安静。

那一刻,魏立名竟然还有心思关心其他人。

阿黎已经被这具女尸给害死了,那休息室的其它人呢?他们有没有事?

紧接着,他想到了外面的彩云。人的感情力量是强大的,前一刻是恐惧和害怕,但后一刻,想到自己的爱人,想到自己如果不能制服这具女尸,船上的人,包括自己的爱人都会死。

而且会死的像阿黎一样惨。

能混进j组织的,都不是什么善茬,所以在那一瞬间,魏立名竟然率先反击了,猛地伸手,一下子掐住了那女尸的脖子。他在j组织见过一些尸变的尸体,也知道喉咙是它们的要害,所以一下子就直朝要害攻去。

手下的皮肤,并不僵硬,仿佛就是在掐一个活人一样。

魏立名狠了心要解决这具女尸,大拇指死死的掐住对方的喉珠部位往下按。他这一招起了作用,女尸被他这个动作,弄得一下子抬起了头,嘴里喷出了一股黑烟。

...

拉萨治疗性病费用
拉萨治疗性病医院
拉萨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拉萨治性病好的医院
西藏好的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