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赤峰信息港 > 旅游

杀戮印记 第二十五章 精元被夺

发布时间:2020-02-15 20:40:38

杀戮印记 第二十五章 精元被夺

正在林克换了个姿势,打算在沙发上对诗弦征战一番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眼前惊人的一幕!

只见秦泽不知何时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和那名金发女郎,两人正在激烈的“啪啪啪!”的动作起来!

“啊!啊!啊!”

金发女郎大汗淋漓,兴奋的叫嚷着,配合着秦泽在她身上的单一重复性活塞动作。完全无视身边的众人!

……这都是怎么了?

真的就在这里搞起来了!动作真快啊!

“嘿嘿嘿,林兄,一会我们换着玩啊!”阿东边笑着边努力的脱着自己的裤子。

在他身下,是无限美好而有白花花的穆夕龄。

“好!”

林克此时也是豪情万丈,看着眼前迷乱的众人,他突然有了一种好像回到人类世界做回了大少爷的感觉。

这种场景其实对于林克来说一点都不陌生,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混尽无数风月场合的经验老手,在林家庄园还存在的时候,他是实实在在的浪迹灯红酒绿生活中的色中恶鬼。

看着身下的诗弦还穿着衣服,林克不再客气,犹如战神附体一般双眼充满了豪情,三下五除二将诗弦衣服一件件除去——终于!

完美身段不必多说!

林克的眼神全部集中在诗弦两条玉腿中间那一片神秘的芳草地中,梦想近在咫尺,以前的遥不可及,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的轻而易取!

诗弦,我要破了你!

林克示意诗弦面向自己,坐在自己腿上,乖巧的诗弦撩动了一下披散在双肩的柔顺长发,照做了,然后帮林克解开皮带,林克只感觉小林克早已经怒气腾腾昂首以待了!

如果再不给它个宣泄之处,它便会马上爆体而亡!

正在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人,林克一看不禁心中凉了大半截。

只见对方头戴高筒礼帽,嘴角胡须弯弯上扬,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心阁!

“骚年,你潇洒的很啊!”心阁眼睛宛如月牙一般弯弯的狞笑着。

“是你!你来干什么!”林克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不知为何,他自从看到了红发少年被心阁无情斩杀后,便特别想亲自手刃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我也喜欢你了,我想拥有你,你说该怎么办?”心阁恶心的说着,然后掏出一块红色的东西把玩着,眼睛笑成了月牙状,十分瘆人。

林克定睛一看,竟然是上次死了的那个少年的头皮!还粘连着半块头盖骨,顿时杀气被一下子激发了出来,看向心阁的眼神中充满了暴戾。

“你是来找死的么?”以现在林克这段时间进步所提升的实力,根本不惧怕心阁这样的货色,何况身边还有能力均不差于自己的一票众人。

这时,原本烈火焚身的诗弦突然眼神怪异,转过头,紧盯着心阁道:“这里不欢迎你,你快滚!”

之前看过放荡的诗弦,这时再听到粗口的诗弦,林克一点也不觉得惊奇了。

秦泽此时也停止了在金发女郎身上的征战,站起来眼神死死盯着心阁一动不动,阿东和夕龄也是一样。他们都跟心阁有着过节吗?

林克看着眼前的一幕在心中自言自语。

奇怪的是,茉茉居然也怒视着心阁,和众人一样,似乎在等待什么指令一样,朝诗弦这边聚拢。

难道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

,诗弦已经成为了他们的老大?林克心中正在疑惑的时候,心阁的身后也出现了一些林克不认识的人,眼神不善的看着自己这边几人。

突然,怪事发生了!

“啊!!!”首先发出咆哮的是诗弦,只见浑身赤赤的她突然浑身冒起了熊熊火焰,冲了上去一下骑在心阁的身上,边抓边撕咬着!

“哇哇哇!!!”林克再看周围的秦泽、阿东和夕龄还有茉茉四人也全是浑身火起,凶猛的扑向对面涌来的众人。一时间迪厅已经完全乱作一团,音乐声消失了,渐渐变成了一片怪叫和嘶吼的声音。这场景变化太过诡异,一时间,把林克着实吓了个正着!

尼玛啊!这特么都怎么回事?这是他们的新技能还是集体该吃药了?

林克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只见诗弦的身体不断噼里啪啦的发出焦炭一样的烧火声音,心阁浑身也冒出了火焰,两股熊熊烈火厮扭在地上滚成一个火团,边打边发出“哇!哇!”的凄厉叫声,那声音听上去已经不像人类了。

烟气散后只见诗弦的脸依然还在,可是身体已经变成了蜘蛛模样的怪物!

然后她快速冲向另外一边的战火中,心阁已经变成了一具死亡的蜘蛛尸体。

场景快速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突然林克意识到,不对!这是一个怪物蜘蛛的巢穴!

自己的精神好像受到了什么攻击,刚才眼前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幻觉!

可以断定,自从用镜子回到李门2号开始,自己这所有的感官就全部被这些可恶的蜘蛛们控制了!

全部都是假的,假的!

林克此时除了惊诧,就是觉得恶心和内耍弄的恼怒!

只见眼前的景象果然应正了林克的猜想,这里是一个幽深的蜘蛛洞,这些蜘蛛体格跟人差不多大小,身上全部带着火焰,有的脸上还没有完全变回蜘蛛,粘着些许人类模样的脸孔正在嘶叫着,互相激烈厮杀着。

场面就像是上演着惨烈的动物世界一样惊心动魄。只是夹带了很多熊熊燃烧的大火,照亮了洞内许多蜘蛛的身影,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蜘蛛投影映在洞内的石壁上,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年轻人,快来这边!”

只见巢内的一侧,不知何时出现一位白袍老者,头戴纶巾,脚蹬八卦鞋,仙风道骨的模样冲林克招呼道。他的出现跟这个地方显得十分不符。

尼玛,怎么这里还有个如此造型的老头,你是来修仙的吗?

不过林克还是马上回过神来,冲着老者的方向跑了过去,他不确定如果继续呆在这里,自己的精神意志会不会再一次受到攻击,然后让那群蜘蛛再一次给自己的感官造成幻觉,慢慢的折磨自己。

“跟着我!”

老者边说边带着林克向一个通道跑去,林克注意到这名老者脚下竟然是飘着走的,不触碰地面就能发生位移,想必也绝对是个高人!

两人跑到一个洞口,老者对林克道:“快钻进去,躲避一阵子,马上蛛王就要来了!等它走后我们再出来!”于是林克马上钻了进去。

进洞之后,老者用蜘蛛和石头将这个洞口封堵的严严实实,然后一指火术点燃了四周的蜡烛。顿时整个空间被照得透亮!

林克放眼望去,这是一个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空间,大概有4层楼那么高,还缠绕着些许蜘蛛,四周的烛光浮动,照亮了墙壁上的一些壁画。

“多谢老先生救命之恩!”林克躬身施了一礼说道。

“不必言谢,待到蛛王走后,我们便可顺利逃脱!”老者轻抚了一下长长的白胡须,缓缓说道:“你先看看这壁画上的内容,这其中必有天机!”

听老者这么说,林克好奇的走上前仔细查看这墙壁上的壁画,只见这壁画晶莹透亮,似乎有一层类似琥珀似的物质附在上面一样,内部是用看来不怎么锋利的小刀歪七八扭的刻着的一些图案。大概是画的一只眼睛,眼睛的四周还有一些箭头和标注,像连环画一样一幅接着一幅。

看了半晌,林克恍然大悟!

原来这是一个控制精神力的步骤图,如果自己猜的没错,这应该是某位精神系的贤者刻画上去的。这里的蜘蛛应该是看了这些图案学会了这个方法,然后拥有了这项能力!

通过改变人类的感官来制造幻觉,然后慢慢一点点的折磨死对方!

不过……

转念一想,蜘蛛具有这么高的智慧吗?能看图就学会贤者一样的实力,这也太扯了吧!

正在这时,突然间背后的老者跳上了林克的后背,哇哇的大声叫嚷着。

“你干什么!”林克心中大骇。

“哇哈哈哈哈!我就是蛛王!”老者像个野猴子一样被林克怎么甩也甩不下来,紧紧的趴在林克的背上,然后朝着林克的脖子“吭哧!”就是一口。虽然林克在挣扎中没被老者咬住脖子,但还是被他咬住了肩膀,鲜红的血液顿时就流了出来。

“爆!”林克大喝一声,一层气浪将老者震飞五米开外。

“嘿嘿嘿嘿,实力不错嘛!”此时的老者抓耳挠腮的,像个大猴子咋咋呼呼的蹦跳着。

林克捂着受伤的肩膀流出的鲜血,感觉自己的动作似乎迟钝了不少。对了,还记得以前曾经看过动物世界,里面介绍说蜘蛛逮住猎物后便会用毒牙将毒液注入猎物体内,让其动作变慢,没有挣脱的可能。原来这个蛛王老头的牙齿也是带毒的!

正在林克迟疑之时,老者的身体突然爆炸,伴随着一层层黑烟,变成一只浑身冒火的巨大蜘蛛,跟之前林克看到的蜘蛛所不同的是,它的体型明显要大了不少,跟成年的大象差不多大!

“呜嗷嗷嗷嗷!”巨大的蛛王狂叫了一声,扑向了林克。林克瞅准时机,在它飞在半空中的时候突然一个抓取,将其抓到面前然后一记重击直轰蛛王的8只眼睛,“轰!”一声巨响蛛王被轰在空中,顿时蛛王身上的火一下子全灭了,林克再一次抓取,这次不同的是,不是将蛛王抓到跟前,而是利用蛛王本身的重量,林克跟到蛛王的身前,手上黑光四起,学着黑男那凶狠的撕裂刺穿,一抓挖向蛛王的头部。

蛛王马上用八条腿中的两条腿奋力抵挡,“咔嚓!”一声,伴随着灰绿色的汁液喷洒,蛛王的两条腿应声被林克斩断。

“哇哇哇哇!”落在地面后蛛王一边发出刺耳的疼痛嘶叫声,一边快速挖着地面,不一会,就陷到地里面消失不见了!

本想上前继续攻击的林克此时没了主意,只是死死盯着地面,准备着下一次的进攻,必须快速将它杀死,不然自己的动作越来越慢,形势就对自己越来越不利!

不好!强烈的预感提示着林克马上离开脚下,可是动作还是受到之前毒液渗入的减速影响。只见地面突然破出一个大洞,“噗!”的一声巨响,伸出一只巨刺,划破了林克的大腿和胸膛,虽不伤及筋骨,但还是造成了血溅当场的效果!

好!就是现在!忍着剧痛,林克知道这是打死蛛王的最佳时机,于是不再犹豫马上使用“觉醒”。

“彭!”的一声林克浑身冒出白光,紧接着他纵身跳起10米多高,然后猛的飞身下去一拳砸向地面刚才自己被袭击的地方,拳头上聚集了全部的内力。

只听“咚!”的一声巨响,伴随着碎裂的黄土石块和蛛王血肉模糊的断肢飞溅,整个地面都塌陷了下去,那一块居然硬生生被林克轰出一个直径大约四五米的大洞!

只用了不到2秒的时间,从被袭到结尾,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浑身是血的林克站在坑中央看了一眼,只见蛛王的尸体早已被自己轰的不成样子,断肢和血液粘连在黄土碎石块上,成了一堆烂乎乎的血肉渣子。

“去尼玛的!让你偷袭我!”林克啐了一口骂道,随即身上白光消失,伤口传来的疼痛感和毒液带来的酸麻感再一次涌上心头,让林克苦不堪言,看来是“觉醒”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快“觉醒”时间就用完了,看来自己的能力还需要提升啊,林克边在心里对自己说着,边屏住气息用内力的运行方式抑制着毒液在体内的扩张。

咦?这是什么?

林克突然注意到在碎石块下蛛王残破不堪的血肉中,有个红色小珠子在闪闪发光,于是上前捡起来仔细观察。

放在烛火光线下仔细观察,林克发现这红色小珠子犹如龙眼一般大小,晶莹剔透,似乎有着无穷的魔力,仔细辨认,还能发现它在不断散发着一层微弱的红色光气。这层气息就像是婴儿的呼吸一样均匀吐纳,柔和而香气扑鼻,让林克闻到后都随之精神一震,仿佛是换了一个肺般的呼吸顺畅了许多。

“啪!啪!啪!”随着三声拍手声林克马上注意到身后有人。

“谁!”林克心中大惊失色,这个时候随便出现一个人,恐怕自己都是没有能力跟对方一斗的。

“骚年好实力啊!”熟悉的声音如梦魇一般响起,这是心阁!只见他头戴高筒礼帽,眼角弯弯,玩味的看着走向林克。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克看着周围并没有出路,奇怪道。

“我只是碰巧从上面经过,感应到地下似乎有能量的波动,于是就对着地下用了一个位相转移,到了这个地方,观赏了你和大蜘蛛的决斗。”心阁耸了耸肩膀,依然笑容可怕的说道。

“你想干什么?”林克压抑住心中的怒火,蜘蛛们都已经死了,显然眼前这个心阁是真正的心阁,不再是幻觉。

“很简单,交出你手中的精元,我不想伤害你,优秀的骚年。”心阁慢条斯理的说道,眼睛弯成了一道弧线,指了指林克手中的红色小珠子。

“休想!你这个混蛋!”林克怒骂道,他最讨厌这种不劳而获的卑鄙行径,却不想他以前当少爷的时候也做过类似的事情。

心阁突然眼神一冷,扬起一只手。

“呃!”林克忍痛眉头一紧,顿时感觉自己的受伤的大腿处被一股怪力拧紧了,血液顿时加速流了出来!

“要不是跟蛛王打了一场,我一定能亲手掐死你!”林克恼怒的忍痛大叫道。

“骚年,快交出精元吧!我不喜欢趁人之危。”心阁放下了手臂,又恢复了一笑起来就把眼睛挤成一个月牙状的可怖表情。但是手中却幻化出一把魔杖,慢慢的抽出当中的东瀛武士刀。

林克犹豫了一下,他马上认清了现状。凭自己现在的进步状态,完全有能力和心阁决一死战,但是目前自己刚跟大蜘蛛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消耗的能量太多,再加上伤势不轻,体内还存有蜘蛛的毒液,虽然用内力气息控制不让其蔓延,可还是完全没有机会从眼前这个可恶的心阁手中逃脱。这个可恶的心阁居然是个如此胜之不武的卑鄙小人!

算了,给他吧!

“今天你趁人之危,我就算是认栽了!不就是个精元吗,给你就是了!”林克装作毫不在意的将红色精元扔给心阁,心里则早把心阁全家祖宗十八代女人都问候一遍了。

心阁接住后,还仔细的辨认了一番,收起东瀛武士刀,然后笑容可怕的说道:“骚年,希望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又召唤出一个位相黑球,跳了出去,消失不见了。

“后会有期?我一定让你后悔有期!”林克望着离去的心阁,恶狠狠的骂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