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国际资本借机疯炒粮价酿风险

2018-11-30 20:24:15

国际资本借机疯炒粮价酿风险

专家称,触发粮食危机条件暂不具备,粮价上涨对我国冲击有限

由美国大旱引发的全球性粮食危机担忧仍在持续,主要农产品期货价格则在资本炒作下不断上涨,20国集团为此积极筹备召开紧急会议,着手应对。

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的专家认为,虽然资本炒作凶猛,但近期触发粮食危机的条件暂不具备,粮价上涨对我国的冲击有限。

市场资本炒作力度加大

极端天气确实是目前新一轮粮食价格上涨的直接原因,但现在还没有证据表示,天气的干扰比往年更为严重。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粮食安全专家涅克孔宁告诉《经济参考报》,金融投机活动放大了粮价波动造成的影响,当粮食价格开始上涨,投机商豪赌价格涨得更高,由此进一步推高了粮价。

农业咨询机构东方艾格总经理黄德钧对《经济参考报》说,国际资本和对冲基金借题炒作令粮价暴涨,现在全球经济不好,可供炒作的题材不多,此次美国大旱正好让资金有了施展的地方。

对天气的炒作吸引了大量资金涌入农产品市场。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统计,截至8月7日,玉米期货总持仓量达到119万张,比7月初增加15万张,其中主要反映基金持仓情况的非商业多头持仓增加近10万张。大豆期货总持仓量在7月中旬达到83万张,创出新高,非商业多头持仓则从7月份开始一直维持在30万张以上的高位。

由于国际经济仍呈现不明朗态势,资金在工业品头寸减少,资金更多转向刚性需求的农产品。布端克农业咨询公司资讯经理林国发告诉,6月份后,美国政府削减了农业补贴,推高农产品生产成本,随后美国大豆出现了超过2个月的持续干旱,大量的资金涌进美国大豆市场,特别是基金头寸大幅增多,推高了美国大豆价格,使得美国大豆价格在7月份突破了历史新高,目前仍维持在高位。

国内的资金同样闻风而动。有粮油贸易商告诉,现在股市低迷,很多资金进入期货市场特别是农产品期货市场,比如,从4月份开始就有很多浙江系的非产业资金进入豆粕市场。

林国发说,6至8月份是国内豆粕需求旺季,在行业面的利好情况下,浙系资金迅速扩仓拉抬,豆粕价格强势上涨,持仓方面以永安期货为首的浙系资金表现为明显。

近期,东北、华北等玉米主产区暴发粘虫灾害,这成为资金炒作的新题材。上周,大连玉米主力合约连日强势上涨,持仓量和成交量一度大幅增加,表明多头资金大量入场。

判断粮食危机触发条件不足

近期,国际上关于粮食危机的言论不绝于耳。比如,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预警称,世界玉米生产国美国的作物因干旱受损,可能即将引爆一场全球粮食危机。

全球粮食危机是否会再次上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微博)告诉,短期粮价上涨并不会产生粮食危机。当前大米价格没有大幅上涨,2008年粮食危机的条件没有形成,不会形成全局性的影响。2005年至2008年年中,生物燃料产量的迅速扩大增加了世界对于谷物、糖和植物油的整体需求,助推粮价暴涨。

粮农组织不久前发布的《稻米市场监测》报告也指出,与玉米和小麦市场趋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米价格在5月份上涨2%之后呈现出令人惊讶的稳定态势。鉴于大米供应和库存充裕,未来几个月里价格强劲反弹的可能性很小。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认为,此次上涨是否预示着新一轮的上涨趋势,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现在大米价格相对稳定,这一点非常重要。但是总体来看,许多征兆表明在近几年,粮食价格仍会高位波动。

对于已经暴涨近2个月的其它粮食品种,涅克孔宁认为,短期很有可能看到如同2008年一样的新一轮粮价上涨,但2008年以来的高粮价导致巴西和非洲部分地区在土地开垦上的投资迅猛增长,北美和阿根廷等地区的施肥和作物管理水平大为提升,这可能会使得粮食市场在若干年后会出现一个低价时期。

不过,可能的灾害频发、资源难以满足人口增加的需求、生物燃料大量开发这三大因素持续存在,会造成全球粮食数量上相对吃紧。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认为,生物燃料的使用是粮价暴涨的一个因素。英国《金融时报》称,联合国很可能利用27日20国集团紧急会议之机呼吁举行有关生物燃料政策的国际讨论,特别是要求美国、欧洲以及其他国家废除由政府指定的生物燃料生产目标。

国际能源署日前也发布报告认为,到2050年生物燃料可能需要30亿吨生物质原料使得生产得以进行,其中20亿吨需要能源作物的生产提供,占用土地1亿公顷,约占总农业用地的2%。考虑到2050年全球人口可能增长30%至9亿人,粮食生产的保证供应至关重要。

数据显示,1985年,美国玉米消费量的5%以上用于燃料乙醇的加工原料,而美国农业部的预测是,2012/2013年度,美国玉米总产量的41.7%将用来生产乙醇,超过2010/2011年度和2011/2012年度的水平。

美国大旱引发的全球粮食危机担忧,实际上暴露出资源不足影响粮食安全的风险。

黄德钧对《经济参考报》表示,水资源风险事关粮食安全。全球整个用水约70%是用于农业,因为农业本身是和动物、植物打交道的行业,而动物、植物都是需要水分。到2020年左右,农业用水还需要增加30%。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称,粮价不稳定现象在接下来的几年中,预计会越来越频发,这将对粮食产量产生影响。

黄德钧对此也表示,气候恶劣事件从原来的每100年10次左右,已经上升到了七八十次,所以自然灾害、天气因素对农产品的影响因素,从未来看肯定是越来越厉害。

影响对我国冲击有限

涅克孔宁认为,对于中国来说,国际粮价上涨是一个很大的风险。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人均耕地面积更少,城市化进程将加速耕地面积的减少,中国将结构性地依赖饲料和能源作物的进口。

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1至7月份,中国进口谷物及谷物粉868万吨,同比增长261.3%。其中,玉米、小麦、大米三大主粮进口量激增,更是引发人们对粮食安全的担忧。

虽然中国主粮自给率仍保持在95%以上,但大豆的大量进口仍然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中国大豆对外依存度近80%,一旦国际市场大豆价格上涨,国内大豆价格就会跟涨,接着豆饼、饲料涨价,传导至肉禽蛋奶。

事实上,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的7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数据显示,粮油价格上涨较为明显,其中粮食价格上涨3.0%,油脂价格上涨5.9%,这反映出国际粮价暴涨对中国的影响已经初步显现。

在外部因素扰动的同时,国内粮食生产也存在不确定性。据农业部发布的信息,目前东北春玉米已进入灌浆生长阶段,正是产量形成的关键时期,入汛以来高温高湿天气十分有利于东北地区粘虫、稻瘟病、玉米大斑病等病虫发生危害,特别8月上旬以来,东北、华北部分地区玉米粘虫暴发危害,对粮食生产构成严重威胁。

近期,国家有关部门将通过粮食批发市场投放部分库存粳稻,并安排中储粮总公司增加中央储备粳稻和玉米轮换计划。

国家粮食局原局长聂振邦日前也表示,美国干旱对全球粮食市场造成影响,中国由于有充足的中央储备和地方储备,并且夏粮实现了丰收等因素,可以做到保证国内粮食市场的稳定。

黄德钧认为,近十年,中国玉米的种植面积得到了扩展,从过去的1.4亿吨左右上升到去年1.9亿吨左右。玉米的进口从三年前开始出现。在2020年左右,我国才会有大量从国外进口玉米的状况出现。

对于小麦,我们平常的进口大约稳定在50万吨左右,都是一些高端的、质量比较好的小麦从其他国家引进,澳麦、法麦、加麦等等。目前我们国内小麦产量维持在1.2亿吨左右,(自给)问题不是太大。他说。

今年由于气候原因造成的国际粮食价格的上涨,对中国的影响因素比较轻微。黄德钧说,但是中国国内的粮食品种价格肯定是向上走的,从近的期货市场也能发现,比如玉米的价格、豆粕的价格都非常坚挺。还有一个原因是,去年养殖业的利润率达到了空前的程度,养鸡的、养猪的都是赚钱,导致对饲料原料的需求上升得比较快。

黄德钧称,总体来讲,因为我们和国际粮食市场的关联度目前不是太强,我国基本上和国际市场是处于半隔离的状态,国际粮价要想传导到国内来,相对来说目前还不是那么强烈。另外,国家手里掌握着比较充足的储备粮。所以这几个因素导致国内的粮价波动不会太大。

手机捕鱼代理怎么样
云南角钢厂家
柴油发电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