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赤峰信息港 > 金融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6.秩序重现

发布时间:2020-02-15 20:57:14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6.秩序重现

不管在哪个文明,在魔法学徒们踏入魔法殿堂的第一节课,总少不了一句谏言。

“世间万物,平等交换。”

这不仅仅是一句谏言,它是真理。

“现世之石扭曲现实,听上去很可怕,很强大,但它是通过转换法则做到这一切的,而众所周知,转换法则需要的能量惊人。”

古一伸出手,将手指贴在彩虹桥的控制中枢上,顷刻间,覆盖在中枢外围的金属片被强制剥离,叮叮当当的砸在地面上,恍如一场金属的雨,揭开了这彩虹桥中枢的安静。

海姆达尔艰难的扶着墙壁站起身,他看着古一身边悬浮的暗红色以太,他捂着胸口,两次遇袭给这位阿斯加德的勇士带来了可怕的伤势,实际上,哪怕是以赛伯的挑剔眼光,在这样的重伤下还能站起来的,绝对不愧于勇士的称号。

“你向我保证,你不会毁了这里!”

海姆达尔艰难的说:“你需要彩虹桥存储的能源,对吧?那东西只有我知道在什么地方...向我保证!至尊法师,我带你去那里!”

“如果真的有这个必要的话...”

古一转过身,看着海姆达尔,微微颔首:“好的,我以古一之命发誓,我为拯救阿斯加德和九大王国而来!”

“好!我相信你...”

海姆达尔从地面上捡起了一根长矛,在黑暗的风中艰难的转过身:

“能源之源在神王的宝库...彩虹桥的能量中枢也在那里,跟我来吧。”

“你太虚弱了,这样的你坚持不到那里。”

赛伯甩手捏出一颗恶魔治疗石,丢给了海姆达尔,他抱起肩膀,看着眼前的守门人,从索尔那里他已经知道了,阿斯加德人对恶魔很厌恶,所以他无所谓的说:

“你可以把它扔掉,然后昏迷在半路,看着阿斯加德去死,反正这里和我们没关系。”

“唔”

海姆达尔本来想直接扔掉这恶魔造物的,但是听到赛伯的话,他抬起头,看着眼前在饱含腐蚀的黑暗风声中缓缓风化的军人们的尸体,他咬了咬牙,将那治疗石塞进了嘴里。

“呼...我感觉好多了。”

生活在更高魔环境中的阿斯加德人对魔力更敏感,这就意味着魔法的效果在这里会变得更强,甚至是翻倍,一颗治疗石,让海姆达尔受伤严重的躯体变得健康了一些,他转过身想要继续向前,却被赛伯制止了。

“这样太慢了。”

魔鬼般之主打了个响指,如魔龙般的西姆的身影在众人伸手出现,在看到西姆的瞬间,海姆达尔握紧了手里的长枪,惊讶的喊到:

“尼德霍格!不...你不是绝望之龙...你和它差远了。”

“嘿,这个傻蛋是谁?说话让人很不爽啊!”

西姆一出来就听到有人贬低它,这家伙叼着雪茄,恶狠狠的看着海姆达尔,但当它看到海姆达尔腰间的号角加拉尔的时候,它眼神一缩。

西姆并非一头蠢恶魔,在统治了超大的领土之后,它的见识也多了很多,它一眼就看出那号角的来历,所以眼前这个风一吹就要倒的家伙,是阿斯加德的守门人海姆达尔?

“为什么要把我召唤到这个鬼地方!”

西姆抱怨到:“这里的人都喜欢疯狂干架,上次我差点被他们召唤到永恒竞技场里被人当成怪物宰杀,他们都是一群喝酒打架的疯子!”

“闭嘴!有尊贵者在这里!”

赛伯翻身跳上了西姆的脖子,古一的身影一晃,就出现在了西姆的头顶,至尊法师没有让自己的气息外泄,直到这一刻,西姆才感觉到了头顶那位传来的压迫,这让它飞快的闭上了嘴巴,生怕惹得至尊法师不高兴,一巴掌拍死自己。

要知道,在地狱里,古一的名声,简直糟糕透了。

“呼”

西姆张开翅膀,以最快的速度冲向被黑暗笼罩的阿斯加德金宫,在这被剥离了光明的存在性的鬼地方,任何灯具都无法使用,所以即便是赛伯,也只能依靠自我的视力去观察前方,他左手撑在西姆的角上,看着下方一片死寂的城市,这种寂静让赛伯有些不适应,他开口问到:

“喂,武士,这里的人都死了吗?”

盘腿坐在西姆背后,正吃着面包的海姆达尔摇了摇头,低声说:“没死,他们只是陷入了黑暗的笼罩里,如果我们不解除永暗,他们就会被慢慢转化为类似于黑暗精灵的生物...当年波尔大帝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和黑暗王国开战的,他们的永暗,就是其他种族的末日。”

“但说实话,我很好奇,那个黑暗精灵被现实之石吸取生命力,他最多就只能让阿斯加德陷入黑暗,他为什么会说九大王国会因此沦陷呢?”

赛伯好奇的问到:“他根本没有能力招来让九大王国都沦陷的黑暗吧?”

“玛勒基斯不需要那么做

。”

古一抬起头,看着已经完全被黑暗笼罩的天空,这一次回来之后,古一的脾气似乎好了很多,她慢悠悠的解释到:“九大王国重归起源之线,世界通道被打通,只需要污染阿斯加德,黑暗气息就会被通过重叠的世界之线扩散到其他世界...我最终还是疏忽了,我没有想到,5000年一次的起源之线竟然会直接扰乱空间。”

“对了,奥丁还在地球呢!”

赛伯看了一眼海姆达尔,压低了声音:“他似乎在沉睡当中,需不需要我回去...”

“不需要。”

古一瞪了赛伯一眼:

“奥丁不能死,最少现在不能死,别问我为什么,还是那句话,该你知道的时候,你总会知道的。”

就在两个人窃窃私语的时候,海姆达尔从西姆身上站起身,指着前方虽然倒塌,但依旧华丽的宫殿:

“我们到了。”

每一位国王都该有属于自己的宝库,奥丁也一样,不过奥丁的宝库并不如其他国王那么丰盛,但它的藏品质量,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不过很可惜,洛基在逃跑的时候,已经带走了大部分对他有用的宝物,只留下了一些连他也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玩意。

比如放在赛伯眼前的架子上的金色手套,是个右手手套的样式,在手套背部,镶嵌着六块颜色不同的宝石,看上去有种特殊的厚重和华丽。

“这是什么?”

赛伯对身边的海姆达尔问到,后者看了一眼手套,低声说:

“这是传说中威能无穷的无限手套的复制品,据说来源于波尔大帝,他试图复制出属于阿斯加德的无限手套,但他最终失败了,只留下了这件魔法造物。”

“真正的无限手套是需要配合无限宝石使用的,而且我并不认为多元宇宙有人可以集齐6大宝石。”

古一轻轻一挥手,被放在架子上的复制品落入了赛伯手中:

“但不管怎么说,波尔先生的尝试产物也算是九大王国顶级的魔法物品了,这就当是我支付给你的这一次的报酬,好好使用它,赛伯。”

海姆达尔看到这一幕,有些愤怒的说:“但这是阿斯加德的宝物!”

“现在它属于我了,有问题吗?”

古一头也不回的问到,这一问就让海姆达尔没办法再反驳,他只能快步带着赛伯和古一来到了宝库最深处,那里有一堵满是白色光芒的墙壁,海姆达尔站在那面墙的前方,双手拄着重剑,下一刻,那面墙缓缓打开,露出了后方如宝石一样晶莹的能量体。

阿斯加德就是用这种东西来为整个世界供能的。

“现实之石并非武器,它是媒介。”

古一低声说了一句,任由暗红色的现实宝石悬浮在自己身边,她的左手放在能量聚合体表面,右手放在现实宝石当中,她低声诵念咒语:

“ανταλλαγ?,ουσι?νκαιτηνπραγματικ?τητα,με?υλαδ?ναμη,τηναναδιατ?πωσητωνκαν?νων!”

顷刻间,蓝色的庞大能量在古一的左臂传递出来,就像是晶莹的液体,而在另一侧,似乎嗅到了某种味道的现实宝石欢呼雀跃,暗红色的和蓝色的光芒在古一身前融合,在她左手之外的蓝色的能量聚合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不到10秒钟,就消散在原地。

这一幕看的海姆达尔瞪大了眼睛:

“那可是足以供应阿斯加德和彩虹桥300年的能量!”

“你知道改写规则需要的能量有多大吗?”

赛伯把玩着手里的劣质版无限手套,斜着眼睛看着海姆达尔,现学现卖着刚刚从古一那里得到的知识:

“就这种情况,还需要至尊法师付出一部分自己的魔力,如果阿斯加德重建,从你们的国王向下的所有人,都应该感谢至尊法师的仁慈。”

赛伯说的当然不是事实,但古一的嘴角却微微翘起,她自然知道赛伯说这些话的意思是什么,她并没有揭穿这个谎言,实际上,操纵这种程度的能量,对于古一来说也有些吃力,在暗红色和蓝色光晕完全融合之后,至尊法师的双手结成一个特殊的法印,她的声音在这一刻响彻整个阿斯加德的黑暗天域:

“Επαν?ληψητη?τ?ξη?,!”

“嗡”

一道光环从古一的手心出现,飞快的扩大,在顷刻之间,就将赛伯和海姆达尔融入其中,然后飞速扩散到更远处,直至将整个黑暗的世界融入其中。

在这一刻,远在地球上,刚刚将毁灭者敲成碎片的索尔抬起头,就到一道白色的光环从天而降,笼罩在了他的身上,在更远处的战场上,那些正在欢庆胜利的阿斯加德人也被白色光芒笼罩,空天母舰治疗室里昏迷的弗莉嘉王后,远在德州基地里被严密保护的神王奥丁,以及那散落在战场上的金宫的塔楼碎片。

甚至是已经逃到了不知道银河哪个角落的洛基,他们身上都涌现出了白色的光环,在一眨眼的时间之后,白色的秩序光芒骤然消散,当赛伯和海姆达尔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在宝库之外的宫殿里,却传来了惊慌失措的喊叫声。

第一缕温和的阳光从宝库的窗户照入了宝库之中,在窗外,温暖阳光下,阿斯加德重归于秩序之下。

“砰”

海姆达尔郑重的单膝跪在地上,以一个战士的方式,诚挚向有些疲惫的古一说:

“感谢您的仁慈,至尊法师!整个阿斯加德都欠您一份恩情!”

“那就去唤醒奥丁吧!”

古一舒了口气,低声说:“我刚好有些事情,要和众神之王谈一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